小满幽香

□魏益君

 小满在二十四节气中,虽没有立春、立夏、立秋那么响亮,但是小满与我,却有着别样的情思和幽香的记忆。

  幼时的记忆中,每年春夏之交,是农村最难熬的日子。那时家庭人口多,到了青黄不接的五月,几乎家家断顿。记得有一年大旱,春节刚过,不少人家就开始断炊了,我家也不例外,天天吃野菜,仅有的一点粮食还要尽着最小的弟弟妹妹吃。

  好容易盼过立夏,到了小满,地里的麦穗就开始灌浆了。麦芒稍黄时,许多人家就迫不及待开镰收割了,然后脱粒上碾轧成粉熬粥??醋帕诩矣眯侣蟀境龅南闩缗绲拿字?,我就眼馋得不行,央求父亲也收割了吃顿饱饭。父亲摸着我的头说:“娃,忍忍吧,麦穗还在灌浆呢,这时候收割可惜了。 ”

  我实在受不了邻家麦香的诱惑,晚上和弟弟擎着镰刀到地头割了一捆麦子,回家用火烤了吃。这事被父亲知道后,暴跳如雷,一边用鞋底子打我的屁股,一边呵斥:“让你嘴馋,糟蹋粮食! ”

  小满过后四五天,别人家地里的麦子几乎都收割完了,只有我们家的麦子还那么倔强地站在地里。母亲说:“他爹,看孩子们馋的,要不咱也割了吧,让孩子们吃顿饱饭。 ”父亲依然强硬地说:“你懂什么,我晚点收割就是让孩子们以后吃上饱饭哩! ”

  当地里的麦子只剩我们家的时候,父亲就日夜守在田间,并“哧拉、哧拉”地使劲磨那几把镰刀??醋鸥盖啄チ兜难?,我们就跟着心情激动。终于有一天,父亲兴奋地说:“今天可以开镰收割了! ”我们一家来到地头,父亲蹲下身,揽过一怀麦穗,用麦芒扎着自己的脸颊,动情地说:“这才是成熟了的麦穗??! ”那表情,是对土地的感恩,是丰收的喜悦。

  “开镰! ”在父亲的一声大呵中,我们一家兴奋地忙碌起来。那一晚,我们家也吃上了新麦做的米粥。父亲刚吃第一口,就自言自语起来:“老话说的一点不假?。盒÷颂?,青麦也成面! ”

  的确,后来的事实果真验证了父亲的做法,别人家的麦子晒干后都瘪了,而我们家的麦子晒干后都颗粒饱满。没过几个月,不少人家就又开始断炊了,而我们家磨出的面粉一直接济到秋天收获。这让我对父亲刮目相看,也对父亲由衷地敬佩。

  后来父亲对我说:“农民就要尊重节令,还要相信农谚,不然怎么会有‘小满未满,还有危险’‘小满不满,芒种开镰’的谚语! ”

  正是因为那一年,让我深深记住了二十四节气中的小满,并对这个节气依依眷念,也对父亲熟稔的农事所深深折服。

  每年,我都祈盼小满,祈盼聆听父亲打磨镰刀的声响,祈盼嗅闻新麦的清香和农家炊烟的味道,一种浓浓的情思便随着小满节气弥漫开来……
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www.dzjiaojing.com